疫情之下不良资产投资策略分析!

2020-02-29 搜狐网

01、特殊时期资产的处置机会


2020年2月1日,广东省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被执行人杨小剑所有的位于深圳市的一批雾霾口罩”以43.67万拍卖成交,而该资产年前以11万流拍,溢价近300%。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暂停一处涉医院租赁标的物的执行拍卖、江苏吴江某企业进入破产清算程序后恢复生产等不良资产处置成功案例也不断涌现。疫情期间,防疫防护等物资匮乏,如持有该类资产的,在这个特殊时期可尽快推动执行,把握时机提高处置价值。或积极推动通过债务重组或重整的方式,使限陷入困境的防疫物资企业得以维持或重生,不仅可以缓解当前防疫防护物资奇缺的紧张局面,也可以使得债权最大限度内获得受偿。


02、利用互联网平台提升处置效率


疫情使得线下宣传及交易受到较大影响,而通过线上互联网平台宣传,扩大资产受众面、吸引更多市场参与者,有利于提升资产处置效率及资产价值最大化。


互联网经济的快速发展,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型信息化技术将给不良资产市场提供了新的尝试和应用,例如淘宝、京东等线上不良资产拍卖平台,在信息公开、整合市场资源方面有着无可争辩的优势。


基于互联网基因打造的不良资产管理系统也备受关注,如北京仁义鼎立公司研发的“牛资管”系统。完美解决远程办公难的痛点,随时随地都可以登陆系统进行办公;系统功能丰富,包括一键估值、一键尽调、一键审批、一键融资、一键OCR、一键计息、一键生成起诉书、一键回报跟踪等;使用门槛极低,相较于传统不良资产管理系统动辄上百万的年费,牛资管一年的使用成本仅有其十分之一。


充分利用互联网平台不仅能有效提升资产处置率,还可以做到真正的疫期处置“不打烊”。


牛资管不良资产管理系统

03、“捂住”或许也是一个好选择


处置策略而言,在疫情没有得到有效控制、市场回暖之前,建议暂时“捂盘”,暂缓处置,等待疫情好转市场交投活跃后再行处置。疫情期间,市场交投不活跃,市场预期及投资信心一定程度受阻,或是投资者无暇安排投资,现场尽调走访实地勘察均不同程度受到影响,最终必然影响成交及价格。


04、关注外资不良资产机构


2020年1月15日,中美双方在美国华盛顿签署第一阶段《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美利坚合众国政府经济贸易协议》,在该协议第4.5条专列《金融资产管理(不良债务)服务》一条,该条第二款明确规定:“中国应允许美国金融服务提供者从省辖范围牌照开始申请资产管理公司牌照,使其可以直接从中资银行收购不良贷款。中国在授予新增的全国范围牌照时,对中美金融服务提供者一视同仁,包括对上述牌照的授予”,这是首次将对外国机构发放中国不良资产经营牌照列入国家间协议文本。无疑,这是外资名正言顺的进入中国不良资产一级市场的标志,此前外资机构只能在中国不良资产的二级市场”玩耍”。


随着疫情的持续将导致国内经济的不断下行,通过与外资合作、充分利用外资参与处置不良资产的方式,不仅可以补充资金的不足,同时也提升了处置价格和效益,缩短不良资产处置时间,使资产得到最大限度的回收。另一方面,因为外资不良资产基金一般具有较长5-7年的基金周期,使得其操作手法更加灵活,可以进行跨经济周期操作,更有利于不良资产市场的价值发现。


2020年2月17日,北京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消息,全球知名投资管理公司橡树资本(Oaktree Capital)的全资子公司Oaktree(北京)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橡树北京”)已在北京完成工商注册。业界估计,橡树很有可能是领取中国不良资产金融牌照的第一个“吃螃蟹”者。


对于一些国内不良资产的服务机构而言,成为橡树们在国内运营的合作伙伴,是一个不错的选项。


05、把握并购重组主旋律


疫情对经济的影响,是在前几年供给侧改革、金融去杠杆、脱虚向实、中美贸易战等的基础上又一次叠加式冲击。一批企业在此过程中走向消亡,一批企业凤凰涅槃浴火重生。经济的不断变化,对不良资产的高效处置方式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对不良资产的处置要结合当前的市场经济情况,对不良资产进行分拣,区分适用不同的处置方式。例如此次疫情后,国家宏观及市场可能加大投资的医疗大健康、交运、通信、仓储物流等行业的不良资产,以及一批中小房地产企业因财务杠杆过高而被迫离场等,并购重组或重整等等方式盘活此类资产。随着房地产底层资产价格单边向上时代的结束,并购重组是今后相当长时间不良资产处置的主旋律,需要投资者具有更宽的商业思路、更广阔的资源对接渠道、更多的技术含量,运用各种商业手段去挖掘不良资产的价值链从而获取更高的处置收益。


据悉,深圳市政府正在由深圳投资控股集团为大股东申请成立第二家地方AMC,万科也作为四股东之一赫然在列。无疑,作为地产头部企业直接入股AMC,其操作发展思路会如何有别于其他AMC?该家AMC给人更多的想象空间。


06、关注底层资产价格下行风险


在企业运行层面,疫情带来的现金流问题,恐不亚于08年金融危机时的流动性“急冻”。随后,降杠杆或成为很多企业的主动选择。


从消费者的角度,尽可能的减少借贷消费;而中小企业主可能要通过出售房产等形式确保家庭和业务现金流的稳定。金融领域可能呈现的格局是消费信贷业务萎缩,二手住宅房价格下行推动交易相对活跃;同时工业用地、商铺等底层资产价格亦因企业不景气、诸如餐饮等行业洗牌而出现下跌可能。因此,预测不良资产处置行业的机会会相对增加,但底层资产诸如不动产价格下行带来的负面效应和投资风险值得关注。


07、聚焦长三角和粤港大湾区


此次疫情爆发后,可看到中部地区政府治理水平弱于长三角和珠三角。而在不良资产处置过程中,政府司法等机构的协调推进及统筹作用对不良资产处置效率也具有较大的影响,加上该些地区受疫情影响低于中部地区,皮肉有伤,但元气尚在,可考虑适当加大长三角和珠三角地区的不良资产收购;海南自由贸易岛亦可重点关注。


疫情的影响是深远的。黑暗与曙光更迭,机会与危机相伴。不良资产的处置不二法宝是需“因地制宜、因时制宜”,投资者要根据市场情况制定差异化的收购及处置策略,以提升化解不良资产风险的能力。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扫一扫
      立刻添加客户
      体验经理微信